在诗意中栖地而居 - 南京装饰网

在诗意中栖地而居

作者:管理员 发布于:2013-8-28 16:33 Wednesday 分类:家装案例

从二楼俯视一楼的客厅,巨型的壁画犹如从天而降,磅礴气势中带着古典的优雅。
  雅舍档案

  帝景苑帝庭轩/建筑面积:230平方米/建筑格局:一楼:客厅、餐厅、父亲房、母亲房、工人房、厨房、卫生间/二楼:起居室、主人房(含书房、卧房、卫浴)/装修费用(包含家具):75万/设计公司:家庭之星

 
  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贵族的家,一个贵族味道相当浓郁的家。屋主的琴声伴着满屋的书香,还有屋主优雅的举止,无不流露出一个贵族之家的风范。无法一一言说,每一处空间都融入了如发丝般细密的心思,华丽到极点,精致到极点。而屋主李松青就在午后的阳光里弹起了一支轻柔的曲子,任窗外帘卷帘舒,花开花落,他的脸上是沉稳而自然的浅笑。

  家具:古典到极致

  屋主李松青选择了西班牙式的古典家具,包括书桌椅、茶几甚至每一个花架。那些柔美的弧度与曲线,精致细小的木料、丝绒、雕刻,让每一件家具都流露着高贵;客厅里的布艺沙发也选择缀以白色的绳饰,连同金色的窗帘一起,让金色的绳饰、窗帘扣绽放着细节的魅力。 

  李松青说,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的城市里,拥有一颗古典沉静的心已很难,所以我需要寻找一个容器来包含身体,也安放灵魂,如何让两者获得永恒的平静?沉入一个散发着古典情怀的家,应该不会错吧。

  所有的家具都带着西班牙似的古典与浪漫,当它们站在床头时,能使夜晚在瞬间华丽;当它们站在书房时,能让每一缕书香都染上古典的气息;当它们安安静静立在钢琴旁时,琴声里似乎也流淌出经典的故事来。古典意味着什么,意味着永恒,意味着那些经过千年打磨后依然闪亮的东西:比如纯手工家具上精致的雕刻、拼花,比如扶手、椅脚上圆滑的曲线,比如繁复细腻的经典图案,因为它们浓厚的文化气息早已超越了“流行”的概念,从而传承为经典。


图为:铜质的花样吊灯,静谧中自有典雅。

  配饰:连空气都是精致的

  有人说,这个家里的每一缕空气都是精致的。李松青的专业是建筑学,但他对整个空间的理解甚至每个细节的配饰却令人叹服。 

  客厅里,是华丽的水晶吊灯,垂挂着颗颗晶莹与尊贵;书房里,是铜质的花样吊灯,静谧中自有典雅;而床边立着的,却是跟整个家具色调一致的西班牙拼花台灯。一盏灯,便是一种心情,如若没有一颗精致的心,行吗?就连台上的纸巾盒,墙角的垃圾筒都精致到让你疑惑:这镶着蕾丝、带着绳饰的精致的小东西到底是何物呢?精致意味着什么,意味着千年岁月积淀下来的经典之美,精致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美丽,是第一眼看后仍会为之惊叹、为之心动的魅力,寻寻觅觅、浮浮沉沉,最后才发现生活的味道就在这些细小的片段里。

  而只有在事业、生活上达到一定境界的人,才能将这种精致进行得表里如一。屋主年轻而沉稳,他希望这个家能承载他古典的性情,能融入自己对生活的理解,一个古典、厚重而精致的家,应该能承载他的心灵吧。

  李松青对于花器的选择,都带着唯美的倾向,靠窗的,选用了跟窗帘色泽相近的金色花瓶,造型也大气一些;而楼上起居室的,则是宝蓝色的透明玻璃与银色的花座相配,有种闲适的高贵,甚至考虑到与抱枕的颜色一致,他说:只有这些细节才能让整个空间真正完美。

  空间:贵族的,更是实际的

  这个家无疑这是一套空间“阔绰”的豪宅,可我楼上楼下找遍了,也没有发现客人房与小孩房,在我们的印象中,一般大空间的住宅都有类似的空间“配套”,可在李松青230平方米的豪宅里却没有这两处空间。 

  李松青笑笑说,首先我还没有结婚(此言一出,我更疑惑地朝他瞪瞪眼睛,他说,太忙,没有时间谈恋爱,又是一笑),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有孩子,所以小孩房就改作母亲房,母亲来此长住或小住都行,如果单单空出一间作儿童房就大可不必,等有了孩子,只需将之稍稍作调整就行了。


图为:主人对西班牙式家具的古典与浪漫情有独钟。

  至于客人房,李松青则说完全没有必要设置,他给我算了一笔账:一平方米连房价带装修大概要花10000元,而10平方米的房间也要花掉10万元,而这价格不低的客人房却大部分时间属于空置状态,实在是一种巨大的浪费,客人来了,请他去住五星级酒店都绰绰有余,为什么要为了等待客人为数不多的几次造访,而专门设计这样一个闲置空间呢?既不科学也不划算,所以目前取消客人房的设计已经成为室内设计的一种趋势。 

  最后,我还是忍不住问:万一你未来的太太不太认同你这个家的设计,该怎么办?李松青很快地接过话题,他说,在设计时我就预留了1/4-1/3的空间准备以后修改或增减,因为这个家大多都为软装饰,硬装修的成分不多,万一要改成另外一种风格,只需要更换一些家具或饰品就可以,不会很麻烦的。我笑他,原来你还留有一手啊,他笑笑,其实一个家5年左右更换一次装修是很正常的事,这在国外已成为流行趋势了。

  屋主印象

  男主人李松青,20世纪70年代出生,单身贵族,拥有自己成功经营多年的公司,也早早拥有了黄金地段的豪宅。被冠以“成功人士”的头衔时,他连连谢绝,只呼“不敢当”;陪着我楼上楼下地“折腾”,还说:你尽管拍,要帮忙的话,说一声就行。

  温姨,一个举止优雅的老人,一个让人无端感到亲切的母亲,无论她在厨房里忙碌,还是坐在客厅里弹钢琴,都使人觉得她生来就该住在这样贵族的房子里。

  记者手记

  人跟房子一样优雅

  我一直认为“屋如其人”,在这个家里又一次得到了验证。在我看来,李松青与他母亲跟这套颇贵族的房子似乎原本就是相融的、一体的,似乎从来就没有分开过。 

  李松青的母亲温姨是一个举止优雅的老人,在她为我打开门的那一刻,我就感觉到她亲切中含而不露的高贵,看着我的靴子很难脱下来,她马上取出了鞋套,仅仅只是一个动作就如春风化雨;我喜欢跟她聊天,喜欢她的轻言细语,喜欢她含笑的眼神,我觉得她在厨房里摘菜的神态与弹钢琴时一样优雅,哪怕穿着最平常的家居服都难以掩饰。我几乎忘记了她是一个年近60岁的老人。

  李松青在镜头前有些局促,他说,还是我妈妈最会照相,坐在沙发上的温姨听了,一脸的灿若桃花,也许在每个母亲的心里,这便是儿子送给母亲最动听的赞美吧。 

  而李松青的谦逊、平和常常让我忘记他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总,我一次次地要求他摆出各种“POSE”,诸如看报、读书、弹琴或与母亲作亲密状,他都很认真地去做,一次又一次,生怕我拍得不满意,我不由感动得一塌糊涂。 

  一套房子如何精致、高贵,原来更多的感觉来自于住在屋里的人。

发表评论 »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

发表评论

干净网络从你做起,切勿黏贴小广告

sitemap